乐山市预防职务犯罪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乐山师范学院 >> 预防职务犯罪研究中心 >> 科研成果 >>  正文
夹江县农村中小学教师犯罪案件的特点、原因及对策分析

作者:林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11-29

夹江县农村中小学教师犯罪案件的特点、原因及对策分析
夹江县检察院  林 涛

教育和学校作为社会的文化系统,具有文明传承、人伦教化和道德养成的基本功能,一向有“圣殿”、“净土”之称,是社会道德的源泉。因此,人们通常将为人师表的教师视为社会道德的楷模。教师、学校的道德状况往往被视为社会文明的标尺。如果学校和教师都唯利是图、违法乱纪,源头活水都遭到了污染,社会道德的状况便可想而知。教育系统的腐败,严重地腐蚀、损害了教育。教师涉罪,不仅败坏了教师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美誉,降低社会对教育的公信力,而且也降低了教育质量和学术水平,全社会都将为之付出沉重代价。近年来,我县教师犯罪案件频发,校园腐败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和重视。为此,笔者通过对2007年我县教育系统职务犯罪案件和教师实施的刑事犯罪案件(以下统称为:“涉教”犯罪案件)的分析,就如何预防教育系统特别是农村中小学校教师犯罪提出对策建议。
一、 涉教犯罪现状分析。
2007年至2011年五年期间,我院共办理“涉教”犯罪案件5件8人,其中:贪污案1件2人,占25%;私分国有资产案1件3人,占37?5%;猥亵儿童案3件3人,占37?5%。涉案人员中,初级中学正、副校长3人,占37?5%;后勤管理及财务人员2人,占25%;一般教师3人,占37?5%。男性7人,占87?5%;女性1人,占12?5%。上述案件均被法院判刑,有罪判决率达100%。
二、 涉教犯罪案件特点。
  校园历来被人们看成是教书育人的“象牙塔”,发生在校园内的“涉教”犯罪案件也极其容易被这种“光环效应”掩盖,具有一定的隐蔽性。而我县的“涉教”犯罪案件与其他地区及行业相比较,又表现出其独有的特点:
    1、贪贿案件和刑事案件并发,犯罪性质相对单一。贪利型职务犯罪案件和侵权型刑事犯罪案件在一定时期内共存并案发是我县“涉教”犯罪案件的重要特点。在5件“涉教”犯罪案件中,职务犯罪2件,占40%;一般刑事犯罪3件,占60%。职务犯罪主要涉嫌贪污、私分国有资产两个罪名,都是利用职务之便,或采取收入不入帐、做假帐等手段共同侵吞公款,或以改善教职工待遇为名,虚开发票套取国有资金,违规向教职工发放各种名目的津补贴,集体私分国有资产。而刑事犯罪案件则全部集中于侵犯儿童人身权利的猥亵儿童罪,犯罪性质相对单一。
     2、管理人员和一般教师犯罪并存,犯罪主体相对固定。由于教育系统直接从事教学工作的人员较多,直接管理和经手管理公共财产的人员相对较少,职务犯罪的主体基本上是掌握实权的单位领导、行政管理人员和财务人员,他们拥有财物的管理权和支配权,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把权力嬗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以权谋私、权钱交易,最终落入犯罪的泥潭;如黄土镇初级中学原校长王某某、副校长杨某某共同贪污案,木城镇初级中学原校长乔某、总务主任吕某、出纳林某某私分国有资产案的涉案人员均是学校行政管理人员。而刑事犯罪的主体却全部集中于从事教学工作的人员,且具有一定的性别特性,如原华头镇中心小学教师郭某某、黄土一中教师熊某某、夹江二小城东分校教师吴某某猥亵儿童案被告均是都是从事农村中小学教学工作的一线男性教师。虽然学校管理人员和一般教师均有涉案,但两类犯罪的主体又相对固定。 
3、客观行为上具有“职业”共性,犯罪环节相对集中。“涉教”犯罪案件都是发生在校园内犯罪,客观行为上都教师职业密切相关。两类犯罪职业共性特征明显,且犯罪环节也相对集中;只是两起职务犯罪案件是典型的利用职务之便实施的侵犯国有财产的犯罪,职务特征毋庸置疑,而另三起猥亵儿童犯罪案件除具有一般刑事犯罪案件的特征外,同样表现出了与“教”密切相关特定性——即该类案件均是教师这一特定主体,在从事教学工作这一特定环节,以辅导学习为名,在学校办公室、教室等特定环境,对在校学生、未成年儿童这一特定对象实施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
4、犯罪客体具有复合特性,侵害对象有所区别。三个罪侵犯的都是复杂客体,贪污罪侵犯的是国家的廉洁制度和公共财物的所有权;私分国有资产罪侵犯的是国有资产的管理制度及其所有权;猥亵儿童最侵犯的是儿童的隐私权和精神纯正权,即侵犯未成年人“在操行作风养成中不受不正当教唆的人格权”。侵害对象有所区别,前两者针对的是单位财物,后者针对的是未成年人。
5、群体化现象明显,农村中小学成犯罪高发点。我县所有的“涉教”犯罪案件全部发生在农村中小学校,其中2件职务犯罪案件均系窝案;其他3件犯罪案件也都涉嫌同一罪名,虽案发学校不同,但都集中在2007年9月至2008年4月和2008年9月至2009年4月相对集中的时间段,犯罪情节、侵害对象、案发过程都如出一辙,类案特征明显。
6、犯罪故意明确,作案手段相对隐密。教育系统工作人员具备一定的社会阅历和知识水平,为逃避侦查,对抗打击,往往在作案手段上下功夫,实施犯罪前精心策划,周密部署,作案后又想方设法掩盖罪行。通过对“涉教”犯罪案件的分析不难看出:无论是职务犯罪案件,还是猥亵儿童犯罪案件,涉案人员的犯罪动机清楚,故意犯罪的主观表现明确;而且作案手段极具欺骗性和隐秘性。一方面职务犯罪嫌疑人采用帐外帐、假帐或者根本不做帐的手段作案,寓非法于合法之中,帐面上严丝合缝,不留破绽,同时由于有着共同的利害关系和防御心理,犯罪嫌疑人之间往往订立“攻守同盟”,不易及时发现,久而久之,时过境迁,即使案发,也是取证步履维艰,侦查工作困难重重。另一方面刑案嫌疑人通常都在办公室、教室等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作案,侵犯的是个体儿童,知情人少,加之未成年人的无助、恐惧心理等原因,使得该类犯罪案件极具隐秘性。
7、案件频发,社会影响恶劣,危害结果严重。在2007年9月至2009年4月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在三所农村学校连续发生教师针对学生的猥亵犯罪案件,对被侵害儿童身心健康会造成巨大伤害;加之教育腐败案件又通常发生在校园内,虽然只是极个别“害群之马”所为,但他们的行为不仅侵害了国家、学校及学生的权利,严重损害了教育界的声誉,败坏了教师队伍的形象,影响了正常的教学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而且更严重的是在校学生平日引为师长、楷模的老师因犯罪而铛锒入狱,对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将造成无法估量的影响,与教书育人的宗旨背道而驰。“涉教”犯罪造成的危害往往无法用经济指标衡量,其影响的是下一代,危害的是百年大计。
三、涉教犯罪原因分析
我们通过对我县“涉教”犯罪案件的分析发现:职务犯罪产生存在主客观两个方面的原因,而刑事犯罪则更多是个体主观因素造成。
(一)主观方面
1、道德沦丧,价值观扭曲。从教育系统犯罪分子由“正面教员”变为“反面教员”,由“灵魂的工程师”堕落为“灵魂的亵渎者”的思想演变轨迹看,内因起着决定性作用。极个别人员价值观扭曲,素质低下,品行不端,行为不正,道德沦丧是“涉教”犯罪频发的主要原因,这一点在三起猥亵儿童案中表现的尤为突出。
2、思想麻痹,法制观念淡薄。 由于教育系统长期以来在人们心目中是“清水衙门”,教育系统的干部在人们心目中是“两袖清风”,过度的信任导致思想麻痹,缺少必要的法制教育和思想政治教育,使一些人法制观念淡薄,廉洁自律意识不强,在面对诱惑时缺乏抵制力。而一些教育工作者平时只顾钻研业务,不注重学习法律,不懂得自觉用法律来调整规范自己的行为。虽然现在从教师队伍情况看,文化水平比较高,但法律意识却十分淡薄,对什么是合法、什么是非法心中无数,往往是随波逐流;平时不注重学习,特别是不注重政治学习,不注重自己世界观的改造,不注重自身的道德修养,迷失了正确的政治方向,在关键时刻把握不住自己,最终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比如:我们在办理木城中学乔某等人私分国有资产一案中,涉案人员及绝大部分教师都未意识到该行为已构成犯罪。再如:郭某某猥亵儿童案,在案发前学校已经发现,但根本没有意识到其行为已经涉嫌犯罪,并未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而是采取行政记过、调离岗位、扣发奖金等行政处罚,以罚代刑。
法制观念淡薄是导致教育系统犯罪案件频繁发生的重要原因,在农村中小学校这个问题显得尤其突出。
   另外,私欲膨胀,信奉特权思想,刻意追求权利的私有化也是“涉教”犯罪特别是职务犯罪发生的主观原因之一。
(二)客观方面
制度不健全,管理不完善,监督不得力是“涉教”犯罪特别是教育系统职务犯罪发生的主要客观原因,具体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1、制度不严,惩处不厉,教育失位。当前衡量教育战线政绩的标准很大程度上依然受应试教育的影响,升学率主导一切,其他一切可以在所不问。受这种大环境的影响,在教学指导思想上认为能培养出人才的学校就是好学校,能教育出优秀学生的教师就是好教师,放松了对中小学教师队伍的政治思想工作,尤其是放松了抓好中小学校长的政治学习;系统内不同程度地出现重业务建设、轻队伍建设的不正常倾向,思想政治教育、师德师风教育日渐流于形式,变成老生常谈;规章制度成为一纸空文,只是纸上谈兵,不落到实处。对中小学出现的带有普遍性的不良倾向和暴露出的问题往往是睁一眼闭一眼,不深入调查分析原因,不采取措施予以改进;有的单位领导对违法违纪问题姑息迁就,处理不严厉,对已经发生、发现的问题不及时纠正处理,埋下隐患;
部分人只育人不律己,课上讲一套,课下做一套,最终走上腐败堕落的犯罪道路。教书育人观念存在片面性,教育失位是造成教育系统职务犯罪高发的深层次原因。
2、有章不循、有禁不止,管理失范。通过对“涉教”案件的分析不难发现:在对学校的管理及学校在管理过程中,存在有章不循,有禁不止,财务管理混乱等诸多问题,有的还相当严重,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乱收费,私设小金库,致使单位资金监管失控。有的单位违反财经制度,为逃避财政监管和审计监督,将一些预算外收入不入帐,或学校自立收费设立“小金库”,搞暗箱操作,一些人除利用“小金库”资金吃喝玩乐、请客送礼外,乘机从中混水摸鱼,这在客观上为职务犯罪创造了契机;二是财务管理存漏洞。有的单位会计、出纳岗位职责混淆,相互间缺乏监督,不能及时发现问题;有的岗位一人身兼数职,既管钱又管帐,使公款轻而易举地被截留、侵吞;有的在收取学生各项费用时,存在不开发票,收入不记账,不统一交财务管理,由班主任自行管理,支出不明,账目不清。三是一些单位领导无视规章,授意相关人员开假票,虚报冒领,虚列支出,内外勾结,套取公款进行侵吞或私分。四是财务检查、审计走过场,片区核算小组履职不到位。五是学校在伙食团经营中,普遍存在公款私存作假帐,克扣伙食变福利,违规套现发奖金等的问题。学校的财务管理及其运作机制存在较大缺陷,为有关人员从中进行违法犯罪带来可乘之机。
    3、责任不明,监督不力,制约失衡。学校重教育轻管理、重创收轻监督、重开支轻审计,权力集中,缺乏监督,单位财务内控制度和监督制约措施没有配套跟上,制约失衡客观上助长了校园腐败现象的发生,是导致中小学教师队伍犯罪的重要原因。表现为:一是学校内部的监督不到位。校长往往是集教务、行政、总务于一身,既管人、又教书、还理财;加之一些学校普通教职员工的监督意识薄弱,对学校的一些重大决策及其实施过程,大多表现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监督多流于形式。二是上级监督作用发挥不够,缺乏有针对性的监督与制约。作为主管部门,往往对学校的教育方向加以引导,对学校领导班子进行任免,而不具体干预学校的政务、教务,上级对下级重工作实绩,轻制度制约和日常监督;会计、审计、纪检监察的监督效果未得到充分发挥;校务公开、财务公开未得到充分落实,有关部门难以实施有效监督,往往以信任代替监督。三是社会监督相对弱化。长期以来,社会各界职能部门及人民群众把学校当作“净土”, 客观上造成了人们对学校腐败缺乏警惕性和预见性,缺乏有效的腐败“预警”和“发现”机制,一些教育腐败无人察觉,不易发现,让犯罪分子有机可乘。

四、涉教犯罪的预防
要有效地预防和遏制教育系统的职务经济犯罪,必须坚持打防结合、标本兼治。其中最主要的是:
1、强化政治思想教育,增强法制观念,夯实教职员工的拒腐防变的思想基础。首先,要狠抓政治理论的学习。学习是提高政治思想认识的重要途径,也是提高精神境界的重要方法,只有思想认识提高了,才能不断增强拒腐防变的免疫力;要引导广大教职员工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解决好权力观、地位观、利益观的问题,自觉抵制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思想,切实做到遵纪守法,廉洁自律。其次,要示范教育和警示教育并重。一方面要大力宣扬师德模范典型,宣传他们的先进事迹,在全县教育系统形成良好风气;另一方面要运用查处的“涉教”典型案例在教职员工进行警示教育,教育他们自重自爱,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珍惜前途,珍惜家庭,不要做对不起组织,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妻子儿女的事。在教育中要把领导干部,热点部门、重点岗位的人员作为重点来抓,定期或不定期对其实行诫勉谈话,打好预防针,防止违法违纪行为的发生。第三,要加强法制教育,狠抓队伍建设,不断强化教师队伍法制观念。师德师风建设是教育系统队伍建设的核心内容,但往往偏重于对教师的业务素质。随着依法治国进程的不断深入,教育系统传统的队伍建设内容逐步与现实脱节,与时代要求产生了一定差距,这种缺陷在我院查办的教育系统职务犯罪案件中有明显的反映;要改善这种现状,必须在队伍建设中注入法制建设的鲜活内容,要组织教师对现行法律法规进行经常性的学习,尤其要加深对刑法中贪污贿赂、渎职等分则的了解,结合案例教育职工,逐步建立起业务素质、道德素质、法律素质三者缺一不可、各有侧重的队伍建设新内涵。
    2、建立健全各项管理措施,堵塞漏洞,构建不能腐的制度防线。一是加强财经管理,严格执行财务制度。针对财务管理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合理设置财务管理机构,切实发挥片区会计核算小组的职能作用,加强学校财务监督和管理,严把财务用人关,经常性地进行会计法等业务培训和法制教育,培养自觉抵制金钱诱惑的能力;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规定,规范各种收费,对于各种收费、捐款、创收款必须纳入单位正规帐册,严禁私设小金库;强化资金运作的审计监督,要着重加强对基层财务收支的审计和对基建维修工程项目的审计,以及突出对领导干部的经济责任的审计,确保资金的正常运转,坚持专款专用和提高资金使用的效益,二是加强人事管理,对中小学校长可以实行竞争上岗、定期轮岗制,从制度上消除一些学校“藩镇割据、独自为政”现象;通过“离岗审计”、定期述职等时时敲响廉政警示钟,让阶段性小结式的排查使中小学校长的职务犯罪机率降至最小,从而有效防止中小学校长职务犯罪的发生。
    3、完善制度、建全机制,确保领导干部的权力受到有效制约。权力滥用,得不到有效制约是滋生腐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要从解决这一源头问题入手,要紧紧抓住涉及人、财、物等权力运作的关键部门、关键岗位和关键环节,建立健全一系列的管理监督制度。一是切实加强内部监督。建立制约管理体系,扩大民主监督的范围、渠道,推行行之有效的群众监督制度及班子成员之间监督等相应制度,避免一人说了算,权力过于集中的现象,并且配以有力的惩戒措施,使腐败及早发现,及时遏制。二是进一步强化党纪、政纪和法律监督,置校长于有效的监督之中,有效防范和遏制腐败蔓延。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学校应加强与纪检监察、审计部门的联系,加强财物检查和审计,形成监督合力。三是充分发挥社会监督的作用。学校应实行校务公开、财务公开制度,主动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同时,还应充分发挥新闻媒体及群众的监督作用,及时披露、鞭笞腐败现象,从而达到遏制和预防职务犯罪发生的目的。
4、加强联系配合,加大预防和打击“涉教”犯罪工作力度。司法机关应与教育主管部门加强联系,及时沟通,密切协作,积极采取预防措施,共同开展预防犯罪工作,最大限度地预防和减少“涉教”犯罪的发生。一方面要利用教育抓教育,树立预防犯罪从孩子抓起的理念,开展送法进校园活动,在学生中普及法律基本知识,提高学生的安全防范意识,培养学生敢于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及同犯罪行为作斗争的勇气和决心。另一方面教育系统的职务犯罪预防工作要主动融入到全社会预防的大格局中,认真抓好预防和党风廉政建设,健全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的领导机制和工作机制,协同检察、纪检(监察)、审计等部门共同做好预防工作,对群众反映的违纪违法问题认真对待,严肃处理,对于涉嫌犯罪的应及时移送检察机关依法查办;检察机关在认真查处职务犯罪的同时,应结合办案,积极开展职务犯罪预防工作,帮助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学校建章立制,堵塞漏洞,铲除职务犯罪产生的土壤和条件,有效遏制和减少职务犯罪

  

 


 


学校地址: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滨河路778号 电话:0833-2276393 邮编:614000
本网站由政法学院制作,建议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